Chooi Ling Ong

甫踏入咨商室,耳朵就听见妈妈不断的谩骂声:“我的儿子因我不买玩具手枪给他,在购物中心车场大哭,尖叫了半小时,而我不知该如何安慰,当场气得对他咆哮怒打。”

“那么,你说了什么?”

“当下失去了理智,就说:‘有时我真讨厌你!’,还有:‘真想把你丢在这算了!’”。妈妈继续说,“我这孩子,发起脾气,把妹妹的脸抓伤了!老师,这不是第一次,还留下伤口。我气得怒打了他几下,走出房间,越想越气,又转回头打了他几下,还对他喊话说:‘爸明天就把你载到警察局!’”。

这些场景、怒骂、气话,在谘商室里一再上演。上星期,有一位妈妈甚至在气愤下把女儿的长发来个乱剪,女儿真的吓呆了!

父母失控了,接下来就会对孩子说不该说的话,做了不该做的事。但是,我看见到谘商室寻求支援的父母,在失控行为的背后,几乎每一个都是尽心尽力养育孩子的好家长。偶有失手,就让父母悔恨连连。

上星期的儿童品格班,我向孩子们分享了自己童年的经验。当时,我生气两名10岁及8岁的弟弟联手欺负我。于是,就与他们打了一架。慌乱中,我把小弟的脸抓伤了。妈妈一怒之下,重重地鞭了我好几下。被鞭打的我飞奔到房间,委屈的看着手上的伤痕痛哭。我记得当时心里的感受,“为何妈妈不问清楚状况就鞭我?妈妈何以如此忍心痛打女儿?”

在一连串混乱的思想中,房门被打开了。我心想:“难道还打得不够?”妈妈捏着脚走进来了,手还放在背后,是握着藤鞭吧?我吓得把双眼闭上。当妈走到我床边时,她的手触动了我的手,虽闭着双眼,还感受到妈妈双手的暖意。哦!妈是为我敷药而来的。妈一离开房间,我当下红了眼眶,流下的不再是纠结,而是感动的泪水。

多年后重述这件事,我依然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。课堂里的小朋友们眼明嘴快,还会应景地补上一句: “老师,您哭了。”多年以后,我更加明了,很多道理不只是用眼睛看,耳朵听,也要用心体会。

教养的危机,可以也是帮助孩子成长的契机。虽在高压情境下,妈也会犯错,我们每个人都一样会犯错,一样的不完美。但妈妈当年的修复行动成为我的榜样。今天,当我成为人母,人师时,也在学习着,意识到情绪激动时,学习做出正确的决定。

首先,不伤害孩子,闭上嘴,避免说出后悔的话。提醒自己激动时把手放背后,避免粗鲁的身体接触。再来,跳出当时的情境,让自己平静下来。我们其实是在对孩子做出示范,个人认为必要的管教,以爱为前提下,是可行的。

最后,修复与孩子的关系。让孩子知道:“爸妈生气你的行为,管教你的行为,但还是爱你的。”和孩子重新建立连结。连结修复得越快,就越早重获情绪平衡。心中有爱连结的孩子,越有安全感,就像有支撑的地板,面对风雨飘摇时,站得较稳;享受生命时,也拥有更多的喜悦。亲子修复关系中,让我们帮助孩子们疏通情绪。孩子烦躁的时候,逻辑常常不管用,除非我们先回应了他右脑的情感需求,先接住孩子的情绪。

某天约谈时,一位强悍的妈妈心急地问了儿子:“你是否有对妈妈说出你的真感受?”

儿子低着头;声音还带有几分颤抖回应道:“有些敢说,有些不敢说。”他妈妈继续问:“为什么?”孩子瞄了我几回,我也尽全力给孩子鼓励加勇气的眼神,孩子终于鼓起勇气,回应了妈:“怕妈生气。”

多少回,亲子关系都卡在这样的纠结里:“告诉您,怕您生气;不告诉您,我和您的心又有了距离。”此刻我灵机一动,想起了三年级华文课主题“大禹制水”的故事。孩子的情绪也如我们大人的情绪,若不疏通,就会发生水患,以为筑了高高的围墙,防备了,压了下来,就会没事。哪知,大水一来,水患开始了。因此,修复关系中,引导孩子疏通情绪,接住孩子的情绪,让孩子感到被理解,是解决问题的前提。

与孩子一起解决问题之前,爸爸们常说的是:“男子汉,流血不流泪”抑或:“孩子,现在爸了解你很难过。”妈妈们常说的是:“女儿,放下吧!天下男人不只他一个”抑或“女儿,妈了解你很委屈。”

了解“大禹制水”,压抑下来,不一定没事。压抑下来的情绪,有时不是不见了,而是变了没有组织的,游离性的记忆。这样的经验造成情绪堵塞,卡在脑中记忆某处,可能在某天,某地点,用了意想不到的方式爆发出来!

爱孩子的爸妈们,让我们一起学习爱得更有智慧!也让孩子学习勇敢表达自己的情绪!

文:王翠玲

Facebook page: 王翠玲&谭维保老师 咨商室 Chooi Ling & Paul Tam Counseling & Guidance